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师恩钊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回归自然——对山水画创新的思索

2011-05-07 12:03:0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师恩钊 
A-A+

  每当我们投入大自然的怀抱,迎面迎来雄然耸立的万仞奇峰,极目望去,浩瀚苍莽的千里林海,自然风光的奇美佳境令人如醉如痴,天公造化的鬼斧神工使人惊叹折服,恍惚中会感到心灵的净化和精神的升华。这种物我交融的精神观照,每一位山水画家在写生时大约都能有所体味,遗憾的是,这种深刻的审美体验和心灵感悟,却未能很好地再现于山水作品之中。纵观浩如烟海的国画作品,能以充分展现自然美丽而动人心魄者为数不多。大自然中那种恢宏、幽邃、律动、奇秀的美在宣纸上被演化为抽象的程式符号和轻灵的笔墨逸气;在造化的自然美和艺术的形式美之间,中国的一些画家往往醉心于后者而忽视前者。

  当我们畅游黄山时,才知道处处都有奇绝动人的美还远在山水画作之外;只有深入大山幽壑,才能发现许多奇特多姿的山石结构,远非程式的皴擦技法所能尽述;而唯有置身于大自然的灵境之中,方能体察到气象万千景色迥异的“云烟惨淡风月阴霁难状之景”,使我们羞愧于山水画语言的贫乏。

  许多山水画堪称笔墨精妙,气韵生动,但因其未能以允分展现自然美而引发人们审美体验,使观者对其欣赏只好停留在笔墨美的画面表层。究其原因,原来在山水画和大自然中间有一条鸿沟,而这条鸿沟的存在揭示出—个不为人注意的现实,即文人画观念在中国画界依然占据着主导地位。

  这样提出问题似乎有些耸人听闻,那么请看以下事实:翻开众多的中国画理论书籍,我们总是获得这样的知识:中国画讲意象造型;以抽象的笔墨把捉物象骨气;抒写胸中逸气;重神似而不拘于形似;中国画以书法为骨;“气韵生动”是中国画的最高准则等等,这些理论诚然是中国文化传统之精粹,但是它们并不代表着完整的中国绘画传统。翻开中国美术史就可以发现,这些作为国画知识代代传授的理论,实际上是随着文人画的兴起和发展逐步确立的。

  唐宋时期的绘画,无论人物、花岛、山水,都讲求严谨工细的写实画风。宋代的山水画家极为注重观察自然师法造化。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董源的《潇湘图》以及张择端的风俗画《清明上河图》等,正是以写实画风描绘出自然美的神韵而流芳百世。

  但随着文人画的发展,谢赫六法中的“应物象形”和“随类赋彩”渐遭轻视冷落,唯有“气韵生动”与“骨法用笔”成为论画评画的最高标准;苏东坡“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的调侃语句,遂成为后人的至理名言,自然景观逐渐成了作者感情渲泄的媒介,重神而轻形的评价标准一直延续下来。

  “五四”以来,中国文化界的“美术革命”曾几次对文人画进行冲击,甚至否定。但是,人们似乎并没有留意到:这些年来中国画界在主体上还是习惯地沿用了文人画的观念;当代一般的中国画作品,实质上也是属于在文人画基础上的沿革或创新。

  这里绝非贬低文人画的艺术成就与历史功绩。文人画确实促进了中国画的发展,并使之在世界艺林中特色独具;在对文人画的继承和发展中,完全可以产生优秀作品和艺术大师,目前在文人画中引入西方现代艺术也不失为一种创新。

  但是,值得我们反思的是:目前大量充斥艺术市场的是毫无艺术可言的摹古或袭的“行画”、中国画的程式化、雷同化倾向已使人们产生了视觉欣赏上的疲惫,而国画艺术的创新却有滞足难进之势,如我们继续将文人画的理论奉为一种艺术的模式和准则,则势必要制约甚至阻塞中国画创新的道路。

  在当代社会中,人们的思维方式、审美情趣和对艺术的欣赏,表现为多角度、多方位、多层次的追求。中国画艺术必须立足创新,提倡多种观念,多种风格的多元化发展。如今,很有必要在山水画领域中探讨一下“自然美”问题。

  中国画重笔墨形式、抽象变形、自我表现而轻写实描绘的倾向,集中体现在对自然的远离。这种远离使大自然本身所具备的美被淡化、被忽略、被隔离在艺术之外。开展侧重于表现自然美的探索,不妨可看作是一种对自然的同归。

  在现代工业高度发展的今天,只知征服和索取大自然的人类,已日渐遭到大自然的报复。如今大自然的每一方净土,都成为人们心驰神往的圣地。以艺术的形式“回归自然”在某中意义上可视为人本体和大自然在更高层次上的谐和。

  在当今画坛上,具象写实的画风与抽象变形的画风并驱齐驱。艺术形式的本身并无高下优劣之分(是文人观念将“形似”的国画人为地定为下品),问题在于如何运用绘画语言来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

  艺术上的“回归自然”应当意味着一种观念和意境上的回归,并非以自然主义的手法捕摹物象的外在形态。如将山水画搞得如同西画的风景写生甚至超写实绘画,则一定使观者索然乏味,何况用国画工具也无力与油画一争写实之高下,但我们可以进行多种形式的探索,譬如可以使用笔墨宣纸,运用传统的笔墨技法或创新的各种技巧,精心描绘一种相对的写实,一种不失笔墨韵味的写实,一种令人决不怀疑是中国画的写实。为了充分展现自然美,尽可吸收外来艺术精华,素描、色彩、光影、体面、形式、构成等等,均可借鉴。这样,可以唤起人们对大自然的审美经验。同时,在创作中又可得力于中国画传统的散点透视之优势,将自然景观重新剪裁、变幻并组合,使自然之美更集中、更强化、更具神奇的魅力,即营造出一种“第二自然”。

  这种意境既充分地展现自然美,也可令人品味大自然的本质、内涵和底蕴。在创作的过程中,作者的理想、情思和追求也将汩汩融进大自然的怀抱,意在通达那种物我交融、天人合一的精神美的境地,进而追求一种超越时空、具有宇宙意识的高层境界,使作品具有现代美感。

  在山水画“回归自然”的探索中,只有深入生活拥抱自然,在与自然的坦诚神交中捕捉自我心灵的瞬间感受,体察大自然那种勃发的生机律动的生命,方能探求宇宙的自然运化和人类生命的真实,畅游清新多彩的艺术世界,为自己的作品打上时代的印记。

2011.5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师恩钊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